一则“文化部将削减六成以上文艺评奖”的消息,引起广泛关注。对此,文化部再次强调,按照中央有关精神和巡视组的意见,文化部全面清理整顿文艺评奖,本着从严的要求,取消一批、精简压缩一批,但这并不意味着削弱艺术评价。
    文化部正在全面清理整顿文艺评奖,拟取消、压缩六成以上奖项。这是文化部对中央巡视组进行专项巡视后反馈意见的积极反应,中央巡视组明确指出:“文艺评奖存在过多过滥和暗箱操作、利益交换等问题”。如何遏止文艺评奖多而滥的乱象,已成当务之急。
设奖过多受质疑
    在影视界,既有电影的“华表奖”“金鸡奖”“百花奖”“金爵奖”“金牛奖”以及台湾的“金马奖”、香港的“金像奖”等,也有电视的“飞天奖”“金鹰奖”“星光奖”“白玉兰奖”“熊猫奖”等和跨越影视等文艺领域的“华鼎奖”等,让外界很难辨别这些奖项的不同。
买奖其实很普遍
    “原创流行音乐这些年凋弊了,连颁奖也少了很多。少掉一半不止。”中国影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理事长臧彦彬如是说。让他叹息的是,这些曾经红红火火恨不能每月一大奖的“音乐评奖”,并没对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。
评选风波时常起
    因为评审的不严格,讲人情,甚至后台跑奖,导致很多文艺评奖引发外界质疑。以文学奖中纷争较多的鲁迅文学奖为例,近几年因奖项评选而引发的风波几乎没有停歇过,从报名到最终的获奖,皆有质疑。
“全能选手”弊病多
    适度的评选,对文艺创作的繁荣有促进作用,而过度看重评奖,则会起到相反的作用。以戏曲院团为例,因评奖在院团、演员的“江湖地位”和经济收入中所占的“权重”过高。
规则是文艺评奖的关键
    以往文艺评奖有“多而滥”的痼疾,“多”容易解决,坚决取消不办就可以;但“滥”就相对较难解决,因为制约评奖质量的因素很多,特别是文艺评奖不像体育比赛谁高谁快一目了然,文艺评奖带有很强的主观性,能不能把奖评好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规则。
文艺评奖“瘦身”:不应以奖项论英雄
    “严禁借艺术创作之名谋取不正当利益,严禁利用职务和职权为参评者打招呼、拉选票,干预评奖靠什么来保证其落地?此外,削减之后,剩下的文艺评奖又靠什么来支撑文艺的尊严?这一系列问题横亘在文艺界面前,解决不好,文艺评奖就难断权力、人情和金钱寻租的病根。
文艺不应以评奖为导向
    文艺评奖的本意,是以评奖树立模范,加强优秀作品的传播,加强行业对其的学习效应,同时也是通过表彰创作者,在给予一定奖励的同时,鼓励创作者更多更好地继续进行创作,同时也建立起一种支持创作力争优秀的良好氛围,逐步形成整个文艺界的良好风气。
文艺评奖莫沦为“评奖文艺”
    近年来,相当一部分文艺评奖都会触发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,“精神不太文明”的评奖也引来群众吐槽无数。近日爆发的方方与T诗人的口水大战,虽然还没有定论,但从中也可以看出症结所在,即围绕在各种奖项背后的是“文化政绩观”的博弈。

相关专题